新能源汽车售后服务的挑战与机会

车包包2020-05-31 10:26:17

新能源汽车以动力分类为纯电动、混合动力、插电式混合动力、氢燃料电池。数据统计,2017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量79.4万辆,销量77.7万辆。新能源汽车累计保有量达180万辆。据预测,2018年我国跨入新能源汽车产销规模百万辆。同时,传统内燃机汽车销量约3000万辆。独立品牌汽车厂商销量超过10万辆,其售后体系就将面临严苛考验。黑天鹅事件、召回事件将对造车新势力带来完全不同于造车的另类挑战。


本文根据汽车后市场观察,车行天下—中汽维协信工委发布的资讯。



政府补贴催生的销售与市场化的售后服务矛盾



近期美国CNBC报道,一辆已过质保期的特斯拉Model S出故障,原厂预约时间需按周计,又找不到第三方维修厂,车主不得已自己动手捣鼓。实际上,在欧美家用汽车历史长达百年的国度,在自家车库动手鼓捣爱车,是其汽车文化中浓墨重彩的组成部分。


2018年9月,一位中国广西新能源汽车车主的汽车电池寿命到期,电池更换费用需6.9万元,当初购置新车补贴后价格6.5万元。车主苦恼于更换电池比买车还高出4000元,该怎么说服自己。


一、二线城市质保期内的新能源汽车,只要是涉及动力电池维修更换,多数车主反映预约时间少则四五天,多则数周乃至数月。三、四线城市售后服务效率就更低了。


我国的新能源汽车因为政府补贴,催生出爆发的产销量,造车新势力把抢占市场份额和新车交付量放在首要位置,售后服务体系缺乏相应的足够匹配的投入跟进,新能源汽车市场普遍的“易买难养”的痛点自然滋生。



2018年,中国传统内燃机汽车保有量,大约一半过质保期流入社会汽修。行业还没有足够的动力和能力应付新能源汽车。



当下新能源汽车售后矛盾最主要表现在因为售后服务体系和供应链不完善,导致的售后处理周期长。这其中,又是因为电池电力技术人才短缺造成的技术服务跟不上。社会汽修还没有适应新能源汽车的技术服务。更无法投入成本等待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足够大到支撑技术服务的成本。


当前,过半的中国传统内燃机汽车保有量过质保期,大量的车主开始脱离4S流入社会汽修。所以,相当多的社会汽修还在忙于应对传统汽车的技术服务,对于零星的新能源汽车的维修服务是婉拒和观望。


新能源汽车以动力分类为纯电动、混合动力、插电式混合动力、氢燃料电池等。相对传统内燃机汽车,混合动力汽车是内燃机与电池动力系统的合体,技术更复杂要求更高,纯电动汽车内部构造更简单,但是没有接受相应的专业培训的人员会对“触电”有畏惧感。


2009年我国启动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至今,第一批新能源汽车电池集体进入淘汰阶段。现在面临的问题是,除了售后配套体系的亟待完善,电池拆解、回收以及梯次利用,是一个涉及到环境保护的难题。



自建售后只是样版



新能源汽车厂商产品交付之后,搭建和完善售后服务体系迫在眉睫。对于那些刚拿到新能源汽车“准生证”的造车新势力而言,自建售后体系只能成为一种商业化展示实质是为了更多卖车的样板。罗兰贝格认为,新兴造车企业在业务初期可考虑与有意愿的独立维修厂及第三方维修连锁合作,拓宽售后授权渠道。通过线下直营商场展厅、融资租赁合作渠道及授权维修售后渠道等形式,进行其网店布局。


我国社会汽修门店约60万家,无论一类、二类、三类门店,都可以根据其技术专业性与服务内容相匹配,成为新能源汽车的第三方维保服务方。但是,相当周期内巨大市场的传统汽车保有量致使传统汽车门店的合作意愿是有限的,所以,大多数处于观望状态。这是考验造车新势力决策层的格局,也关乎汽车后市场的格局。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若涉及版权所有者利益,请告知删除!





车包包车主端7X24小时买车助手,说出需求、预算、口味,机器人真的可以帮助找到适合您的车车~


戳下图进入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