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的故事系列四】一个女人的中国制造-芮志英和她的徽柴集团

安徽当涂经济开发区2020-09-21 13:04:11


孟加拉国的农村,像极了儿时的江南水乡。


插秧靠手工,收割用镰刀,脱粒是人力滚筒,只有部分灌溉和耕种实现了机械化。职业敏感,让芮志英看到一方待垦的处女地。尽管她创办的徽柴集团已成为孟加拉第二大非道路柴油机供应制造商。


此行,是应邀去参加一场孟加拉经销商子女隆重的婚礼,时间是2018年的春天。新娘美丽的纱丽,新郎帅气的旁遮普服饰,极具民族特色的婚礼仪式,没有让一个中国女人沉醉其中。显然,芮志英没准备让自己放松一下,5天时间里,来宾们尽情狂欢,惟有她悄悄拉上翻译,利用时间茬口,在异国的城乡间来回奔波,观察着,思考着。


少年时的她,受累于“孟加拉式”的耕种方式,曾不止一次梦想着农业机械化时代的尽快到来。如今,梦想早已变成现实,她的人生角色也发生了变化,从梦想者变成践行者。“行动改变世界”,绿色和平创始人吉姆·波赫伦的名言仿佛是对她人生经历的最好阐释。


 “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the Belt and Road(一带一路)!”来宾们知道她的身份后,一手端来酒杯,一手竖起大拇指,纷纷上前表达敬意。此时,一股中国骄傲的底气油然而生。这样的场景已克隆般地出现过,在越南、印尼、加纳、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在凡是徽柴柴油机“耕耘”的地方。



一个从江南水乡走出来的如水般的女人,一个红遍“一带一路”的中国钢铁制造,竟完美地缠绕在一起,续写着一个又一个传奇。

 

崇拜当拖拉机手的父亲


天下的女儿崇拜父亲,已经成为一种人性现象。芮志英崇拜父亲的记忆似乎很特别,从一台柴油动力的手扶拖拉机开始。


那个场景至今记忆犹新。当时正值寒假,10岁出头的她正和小伙伴们在村子里玩得正欢,村头传来一阵突、突、突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响。不知哪位小伙伴喊了一声,拖拉机来了,拖拉机来了。那声调充满惊喜,仿佛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小伙伴们再也忍不住新奇的诱惑,争先恐后地涌向村头。


一个特写镜头就这样摄入她明澈的眼睛,摄入她的心魄,拖拉机手的那张脸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没错,没错,他就是父亲。小伙伴们也知道谁是今天的主角,簇拥着她迎向前去。父亲自然知道孩子们的心思,停下来第一个将女儿抱上车斗,再将所有孩子一一抱上。拖拉机又启动了,尽管离家只有100多米了,小伙伴们的满足依然像完成了一场凯旋,被大伙儿簇拥着的她也第一次尝到了当小公主的滋味。

    

芮志英生于农村,长于农村。儿提时,家庭如浓缩版的“老年社会”,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还体弱多病,7亩责任田全靠爸妈扛着。兄妹三人,自己是老大,比老二大出六岁,柔嫩的肩膀早早就有了担当。每当看到父亲犁田时弯曲的脊梁,还有母亲挑不动的稻箩,她幼小的心灵便隐隐作痛。当父亲把手扶拖拉机开回家,她模糊的期待真真切切地变成现实。耕作运输不再肩扛手提,还能靠外包服务挣钱,父亲哼起小调,母亲绽开笑脸,全家人有了希望。

   

镜头切换到2003年,又因为柴油机,芮志英不得不对父亲顶礼膜拜起来。当时在常州经销柴油机零部件,应用户要求,要组装一台柴油机。卖整机当然比卖配件赚钱,谁会装呢?请人吧,这点溢出的利润就白白流失。我来!父亲站出来。她太熟悉这个声音了,这个声音化解了她小时候多少无助,化解了全家人多少烦恼。开拖拉机时,父亲就是一个柴油机迷,会开会修,能拆能装,别人闻不得柴油味,他却像闻到了亲人的体香。

    

一天时间,一台像模像样的柴油机装配成功。父亲像完成了一件杰作,围着它转了不知多少圈,反复端祥。自己刚出生时,父亲一定也是这样,在父亲眼里,这是他人生价值的体现,更是生命的延续。

    

几天后,用户找上门来,说是发动后老是歇机。此时,父亲像自己小时候做错事一样不知所措,可是很快,沉淀在心底的担当升腾起一股勇气,迅速拆开柴油机,查找问题的症结。在女儿信任目光的鼓励下,问题很快找到了,因为是第一次装配,时间紧,经验少,连杆瓦清洗不净,存有杂质,发动后容易相互抱死,造成歇机。重新装配的柴油机运转正常了,包容的用户满意而归,后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问题。

    

或是因为父亲是拖拉机手,或是因为父亲装配了第一台柴油机,从此,芮志英与柴油机有了不解之缘。如今,在柴油机行业一飞冲天的她,对晚年身患重症的父亲呵护备至。只要不出差,每天清晨必到菜市场选购父亲爱吃的菜肴,每个星期日必定推掉应酬为父亲掌勺。      

    

好像是命运注定,芮志英的柴油机传奇故事,从崇拜当拖拉机手的父亲那刻起,就已经埋下了伏笔。

 

一波三折的老板梦


从小就有个当老板的梦想。芮志英毫不掩饰地给自己如此定义。


初中毕业刚走出校门,她就拉上堂姐到镇上摆起地摊,经营毛线、丝袜等各类小百货。进货、支摊,姐妹俩抢着干,可是到了开摊吆喝时,词儿总是咽在喉咙里,姐妹俩谁开不了口。


腼腆是一种美丽,可有时候也失去不少机遇。芮志英知道这个道理,摆地摊就是她出的点子。她是家里的长女,有两个念书的弟弟,父母常常为筹措学费私下唠叨,这说明家里缺钱,有钱的人家是不会为钱唠叨的。她当时的选择是,放弃读高中,挣钱贴家用。既然已经选择了摆摊,既然有了为家分忧的底气,还有什么叫不开口的,第一声吆喝就这样响亮地叫了出来,顾客循声而来,令堂姐佩服不已。走出了腼腆的困扰,之后的每一声吆喝都透着自信。


一段时间后,家里的经济条件有了好转。父母不忍心女儿再摆地摊,托人谋了个代课教师的职位,哪个村小缺人,就到哪个村小当救火队员,不到两年时间,转了三个地方。代课的经历让她发现,自己对知识还有种渴求的冲动,便有了重新念书的念头。机遇说来就来,那年县职校扩招,她如愿入学,一读就是三年。


芮志英和柴油机结缘,似乎是冥冥之中注定的。1994年,职校刚毕业,爷爷去世,在常州武进柴油机厂工作的舅舅前来吊唁,便动员外甥女去上班,她不假思索答应下来。打工的岁月,为她的柴油机传奇开始积蓄能量,从机械工、销售员、质检员,每个生产经营岗位都洒下过她的汗水。她留心师傅们的操作要领,学习柴油机相关知识,在同龄员工中脱颖而出,在专业上独当一面。



然而,就在工友们无暇思考人生的时候,危机突然而至,工厂倒闭了,和工友们一样,她需要对人生重新规划。危机,危机,有危就有机。上帝为你关闭一闩门,就会为你开启一扇窗。其实,她早就开始寻找这扇窗,一扇让老板梦想疯狂生长的窗口。即使这扇窗不被风儿意外刮开,自己迟早也要亲手打开。


2002年, 芮志英东拼西凑,怀揣10万来到苏北兴化,开了一家柴油机零部件经营部。当时,常州是全国最大的柴油机零部件集散市场,正因为大,竞争也激烈。而苏北兴化是一个新兴的柴油机零部件集散市场,市场潜力大,适合初期创业。然而,初出茅庐的她只看到海阔天空,没有想到平静的海面下还藏有暗礁和冰山,一场灭顶之灾向她袭来。


原来,天生满脑子经营细胞的她,拿出当年摆地摊的精明,以质优价廉,迅速赢得了市场,上门客户络绎不绝。时间一长,对门同行可坐不住了,时不时上门找茬。赶初,她反复告诫自己,和气生财,息事宁人。可对门把她的忍让当成软弱可欺,变本加厉起来。邪气毫无顾忌一波又一波袭来,正气的冲动也会被点燃,肢体冲突不可避免爆发。一个江南柔弱女子,一个苏北蛮力大汉,结果可以想象。不可想象的是,苏北大汉竟下狠手,操起一根铁棒,抡向她的头部,顿时血流满面,被人送到医院,结结实实地缝了六针。初期创业以失败告吹,不得不卷起铺盖打道回府,一盘算,蚀本八万元。


期待中的第一桶金,却是一根血淋淋的铁棒。面对挫折,芮志英的老板梦之火始终没有熄灭,在回到常州柴油机零部件集散市场后,机遇向她款款走来。她曾经工作的柴油机厂因为财产清算,有一批柴油机及配件被折价充抵给债权人。债权人需要变现,在柴油机零部件集散市场寻找对象,折价处理。她有幸接到一批价值数百万的现货,还可以根据销售进度支付货款。由此,她开始了柴油机组装,拓展利润空间。自2003年当拖拉机手的父亲成功组装第一台柴油机后,组装量越来越大,俨然成了家庭工厂。


一个更大的梦想,在她心中孕育、萌芽。


凤还巢唱大风


家庭工厂在常州如火如荼开了一年,生产要素又开始捆绑她的手脚。场地小了,征地贵而难。人员少了,招工难上难。在一次回老家的路上,一个逆向逻辑突然蹦出,当年为闯荡离开家乡,当下为发展何不回到家乡。


家乡的怀抱有种说不出的温暖。2003年底,在异乡打拼近十年的芮志英回到家乡博望镇办厂兴业。一切都那么顺风顺水,购置了10亩地建起了标准化厂房,注册成立鸿天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鸿天机械虽然不大,却是整正意义上的现代企业,芮志英有种从游击队到正规军的感觉。以前别人叫她老板,心里总不那么踏实,现在听着这个称呼,才有梦想成真的份量。


老板要有老板的样子。历经市场风浪摔打的她深知,只有争先,才能赢得市场的商机和发展的主动权。她舍得投入,重视先进技术的消化利用,从大企业高新聘请专业人员进行培训,培养了自己的管理人员队伍和科研团队,生产的柴油机以其优越的性能和性价比高的优势得到国内客户的青睐,并成功进军海外市场,实现了从“卖产品”到“做品牌”的升级,年产单缸柴油机达到5000台,年产值跃上千万级台阶,成了博望地区的“明星企业”。


如果说鸿天机械的诞生,是她以名副其实的老板身份初登舞台,那么,到当涂经济开发区的二次创业,就是她唱大戏的开始。


2009年,芮志英没有满足于守摊子,在当涂经济开发区购置了36亩工业用地,建起了1.2万平方米的连片标准化厂房,立志建设一家上规模上档次的非道路柴油机企业,用奋斗在中国制造的年轮上刻下自己的印记。2010年4月1日,项目奠基,次年安装设备,总投资8000万元,上马了单缸和多缸两条生产线,产品主要有单缸风冷系列,单缸R系列和S系列等50多种柴油机和多缸工程系列、发电系列、固定动力系列等30多种柴油机。2012年顺利建成投产。感恩的她将企业名号定为“常立发”,意即在常州立业,回家乡发展。



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投产之前,国内农机市场“群雄争霸”,单缸柴油机走向没落,多缸柴油机风生水起。2013年“一带一路”发展战略提出后,该公司通过对东南亚农机市场调研发现,单缸柴油机以高性价比的优势备受青睐,便紧紧围绕性价比做文章,通过“引进来、送出去”的方式,培育了一支雄厚的技术力量和高效的售后服务队伍,引进先进的检测和试验设备,并通过ISO9001:2008质量体系认证,研发和生产的产品具有功率大、油耗低、可靠性高、操作维修方便等特点,取得自营出口权,远销越南、孟加拉国、柬埔寨、缅甸等东南亚国家和非洲等地区市场,一跃成为马鞍山市出口创汇的领军企业。更为惊人的是,六年来一路高歌猛进,平均以20%的速度增长,2018年上半年,出口创汇就达1900万美元。


靠“一带一路”打开了筑梦空间,芮志英雄心勃勃。2013年下半年起,她就开始筹划徽柴集团的创立。通过组织招商活动,与江苏常州、山东莱州配套企业建立起投资合作关系,2014年上半年,在当涂经济开发区南区永兴路选址,规划投资建设“中国现代农业智能化机械设备系统集成中心”项目。项目规划用地390亩,分三期建设,一期用地约120亩,新建年产10万台(套)新型多缸柴油机生产基地及配送中心;二期占地约150多亩,建成自己的研发中心及仓储物流运转中心;三期用地约120亩,建设柴油发动机、气动机核心部件生产及精密零部件加工基地。



如今,项目一期工程已于2016年6月26日正式投产,冠名安徽天沃重工机械有限公司,生产的多缸柴油机主打“徽柴”品牌,与常立发机械有限公司、进出口贸易公司一起,成为徽柴集团的三大支柱。在天沃重工厂房的天际线上,芮志英打出了“徽柴智造、中国骄傲”的大型广告,把自己的梦想和责任昭示天下。


从2003年第一台单缸柴油机诞生起,到如今的年产8万台单缸柴油机和6万台多缸柴油机,芮志英和她的徽柴集团已成为中国非道路用柴油机行业一匹最大的黑马。


徽柴的崛起之谜

 

 如果说,徽柴是一匹从传说中走出来的飞马,那么,“一带一路”就是插在骏马身上的两翅膀。然而,不是所有的骏马插上翅膀就能飞。老马识途,还需要辨识方向的本领。脚踏千里,更需要积蓄不竭的动能。


一个当代版“三顾茅庐”的故事在徽柴被传为佳话。那是2017年春节,家住江苏镇江的吴劼迎来了芮志英的第三次登门拜访。吴劼知道她的来意,就是劝他加盟徽柴。这次不仅开出了令人心仪的高额年薪,还有可以施展个人抱负的岗位。


2015年,双方相识,她便动了挖角的心思,当时徽柴正处在急速上升期。吴劼早年毕业于江苏大学内燃机专业,多年在国企任职,后又成为合资企业的技术领军人物,在柴油机技术研发转化上颇有造诣。然而,人才的引进并不仅仅有高额年薪就可以奏效,对企业发展前景的研判,对企业家个人魅力的认知,都需要有个过程。通过多次交谈,并经深入了解,在柴油机行业深耕二十多年的吴劼有点开始动心了。敏锐的她接二连三登门拜访,终于成就了“三顾茅庐”的佳话。如今,吴劼担任徽柴集团副总经理兼技术总监,在多缸柴油机的开发上居功至伟。



凭着“三顾茅庐”的精神,她造就了一支过硬的团队,覆盖了研发、生产、经营、外贸、投资各个层面。从总经理到翻译,都是来自各行各业的业界精英,而辅助她早期创业的两个弟弟都不在管理岗位上。一个家族式起步的家庭工厂,蝶变成公司治理结构的现代企业,还不留一丝痕迹,无疑为徽柴注入了强劲的内生动力。


在她的内心深处,当年生生不息的老板梦,经过时代的荡涤已经有些发黄,像张多年的老照片。也像渡河的小舟,在小河里实现了梦想的跨越,可如今,小舟变成了大船,又航行在大海上,不能再满足做一名艄公,必须完成由老板到企业家的角色转换。唯有如此,才不负当年老板梦的初心。



其实,每时每刻,她都在对自己对徽柴进行变与不变的规划,并付诸行动,令她的团队信心倍增,令同行业翘楚刮目相看。她脑海里装满柴油机行业的现在和未来。当下,除了汽车行业,柴油机已经也成为非道路用农业机械、工程机械、船舶、发电设备、军用设备、移动和备用电站等装备的主要配套动力。柴油机行业将重新洗牌。理由有四个方面:农机和商用车需求放缓,行业竞争进一步加剧;“非道路国三”时代,对柴油机的核心技术提出更高要求;针对国三发动机新品,农机和发动机企业营销力度加大;国内市场存在挑战,走出去更多机遇。


再看数据。柴油机在各领域的市场规模,国内市场合计约313万台,如果加上能够覆盖的国际市场合计约380万台,总市场规模约300-500亿元。目前国内同类柴油机生产企业中,云内和全柴在行业内市场占有率分别排在第一、二位,市场占有率均未超过10%。徽柴市场占有率虽只有1%左右,但在专业做非道路用柴油机的公司中,徽柴市场占有率在第一位。



徽柴集团的比较竞争优势是品质、量身定制、产品系列化,这就是徽柴的战略突破口。面对一带一路、国二升国三、地方政府大力支持所带来的机遇,她给徽柴新的定位,建立产品品质、量身定制服务、产品系列化的比较竞争优势,树立独特的客户价值,在此基础上不断提升内部管理,加强市场营销和推广,提高创新驱动能力,优化制造、服务和竞争资源,重塑企业新的发展路径和商业模式,进一步提高企业竞争力,实现企业健康快速发展。公司未来3年的目标是实现营业收入8亿元,引领非道路用柴油机行业发展,成就世界级智能制造科技企业。


采访中发现,徽柴的企业文化已浸入到日常管理之中,形成了“诚信、 团结、创新、合作”的核心价值观和“爱岗敬业,勇于担当,团队协作,高效执行”的工匠精神,一首人人会唱的《徽柴之歌》,一部人人熟知的微电影《徽柴力量》,令每一位徽柴人感到自豪。


轻松时刻,芮志英总喜欢哼唱几句《徽柴之歌》:“徽柴,徽柴,明天更加辉煌精彩......”歌声中,她在放飞新的梦想。